金融

武煉 第兩千一百二十二章 碎了

2019-09-26 02:59:27 來源: 万博网

武煉 第兩千一百二十二章 碎了

這一次,楊開和秦朝陽沒走多遠,便察覺到有道源境級別的強者過來了。

應該是之前那兩個青陽神殿弟子請來的幫手。

來人速度極快,而且不止一個,足有四五位的樣子,領頭一人更是道源兩層境級別的。

楊開靜候等待,沒再前行,秦朝陽也是瀲顏,神色忐忑不安。

不多時,光芒閃過,一群武者出現在兩人麵前。

“陶執事,就是這兩個家夥,擅闖我青陽山脈,還大放厥詞,我與師兄不敵,慚愧退走,您瞧,那人手上還拿師兄的長劍!”

之前出現過的胖師弟和青麵師兄也在這幾人當中,剛一現身,那胖師弟便手舞足蹈地衝一個半大老者解說著,並且指了一下楊開。

那半大老者看起來五十歲左右的樣子,頭發半白,身材並不高大,但雙眸卻是精光閃爍,一副幹練的模樣。

這人應該就是胖師弟口中說的陶執事了。

道源兩層境級別的武者,在青陽神殿中才隻擔當執事的位置,那更上麵的護法,長老,想來應該由更強大的武者擔任了。

楊開心中暗暗思忖。

胖師弟話音才落,那青麵師兄也大叫了起來:“喂那土包子,快把大爺的秘寶還給我,否則要你好看。”

楊開聽的嘴角一抽。

他本就沒有將對方的秘寶據為己有的心思,這長劍也不過是一件虛王級上品等級的秘寶而已,之所以拿在手上,也就是想等再見到這青麵男子的時候還給他。

可對方這麽一說。倒弄的他進退兩難,還也不是,不還也不是了。

還過去吧,顯得太懦弱,不還吧。那就是明顯的挑釁……這讓楊開暗暗有些頭大,恨不得上前去將那青麵男子嘴巴撕開。

“不得無禮!”好在那陶執事似乎還算是個明事理的人,並沒有一味地偏信自家宗門弟子,估計也是對這胖師弟和青麵師兄這兩貨知根知底,知道他們的行事風格有些異於常人。

說話間,淡淡地瞥了楊開和秦朝陽一眼。頓時心中有了底。

兩個道源一層境,修為雖然不算高,但也不是很低了,相比較外麵的武者來說,道源境好歹算是個強者。

“事情大概的經過。本執事已有所了解,不知兩位有什麽要說的?”那陶執事道。

秦朝陽連忙抱拳道:“楓林城秦家之主,秦朝陽,見過陶執事。我與楊兄冒昧前來青陽神殿,並非是來尋釁滋事,隻是適才貴殿兩位弟子忽然主動出手,我與楊兄被逼無奈,隻能防禦。還請陶執事明鑒!”

“楓林城……”那陶執事聞言,眉頭忽然微微一皺,淡淡道:“近一段時間。本執事似乎經常聽到楓林城這三個字啊……”

站在他旁邊的另外兩個道源境武者也是輕輕頷首。

先是聖靈鸞鳳現身楓林城附近的玉清山,隨後又是上古巨魔的封印破損,魔氣圍城等等……

這些事也都不是什麽秘密,有心人自然也都能打探的到。

“楓林城難道又出什麽事了?”陶執事有些意外地問道,他以為楊開和秦朝陽是楓林城那邊過來求援的信使。

聽他這麽一說,秦朝陽便立刻明白。對方並不知道自己的來意,想來是那胖師弟和青麵師兄沒有說明的緣故。

秦朝陽道:“並非是楓林城出事。秦某此番來,是為私事。”

“私事?”陶執事聞言。微微皺眉,問道:“你與我青陽神殿什麽人有舊?”

“不是。”秦朝陽搖了搖頭。

“那你們是想來加入我青陽神殿?”陶執事又問道。

“也不是!”

陶執事頓時有些不耐煩了,就在這時,那胖師弟湊了過去,附耳在陶執事身邊,低聲說了一句。

陶執事眼中寒光一閃,凝視著對麵兩人,頷首道:“原來如此,如此大言不慚,那也怪不得他們會向你們出手了。”

頓了一下,他道:“念你們修煉到道源境殊為不易,又是初犯,各自留下一隻臂膀,便走吧!”

秦朝陽身軀一震,瞪大了眼珠子,不可思議地望著前方。

楊開也眉頭蹙起,暗暗覺得事情有些難辦了。這陶執事雖然思維正常一些,但行事風格也是直截了當,根本不給兩人解釋的機會啊。

陶執事見兩人神色,輕笑道:“怎麽?舍不得?若是舍不得的話,本執事倒是不介意幫你們一把!”

“陶執事!”楊開猛地喊了一聲。

“你還有什麽話要說?”陶執事將目光投向楊開身上。

楊開輕笑一聲,道:“難道陶執事就因為我與秦老哥想要求見貴殿溫殿主,便要我們自斷一臂?這算哪門子道理,青陽神殿就是這麽待客的?南域宗門,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他語氣譏諷,讓對麵幾人都怒目而視。

陶執事更是冷笑一聲

武煉  第兩千一百二十二章 碎了

,道:“你們擅闖我青陽山脈,本執事便可取你們性命,如今繞你們不死,你們就應該感恩戴德地留下一臂離開,再囉嗦的話,你們就不用走了。”

他一副自信的模樣。

倒也不奇怪,他是道源兩層境,楊開與秦朝陽道源一層境的修為一目了然,陶執事並不覺得他們是自己的對手。更何況,他身邊還有兩個道源一層境的同伴。

楊開道:“僅僅隻是因為我們的那個要求?”

“是!”

“這就奇怪了。貴殿宗規中有說外人不得求見溫殿主?”

“自然沒有,不過……你們又有何資格求見殿主大人?”

青陽神殿殿主溫紫衫,乃是實至名歸的帝尊三層境強者,身為站在武道的人物,可不是什麽人說見就見的。想要見他,起碼也是帝尊境才行,楊開和秦朝陽兩個道源一層境武者提出這樣的要求,簡直讓人……忍無可忍!

這就好比一個衣衫邋遢的乞丐,欲要求見一國尊貴的皇女。那些護衛們自然寧願將乞丐幹掉,也不能讓其玷汙了皇女的雙眼。

“我與秦老哥既然千裏迢迢趕來此處,自然有求見溫殿主的原因。”楊開沉聲道,“不如這樣,陶執事你將此事回稟一下溫殿主,至於見還是不見。那也是殿主大人的事了。”

“放肆!殿主大人日理萬機,怎會見你們這種小人物!”陶執事冷哼一聲。

楊開饒有興致地打量他,道:“陶執事這麽說……該不會是因為你也見不到溫殿主吧?”

說完,也不等他否認,楊開一副醒悟的模樣。自語道:“是了,以陶執事的地位,想見溫殿主恐怕不是那麽容易的事,這樣吧,陶執事,你去回稟一下你能說得上話的長老或者護法什麽的,讓他們轉告溫殿主如何?”

“本執事行事,何須你來教!”陶執事似乎有些惱羞成怒的樣子。顯然是被楊開給說中了。

楊開不為所動,淡淡道:“陶執事,我與秦老哥前來此地。不但有求見溫殿主的原因,也有非讓他非見不可的依仗!你確定要將我們趕出青陽山脈?”

那陶執事聞言,眼簾不禁一縮。

楊開給他的感覺鎮定過頭了,絕非一個道源一層境武者能夠表現出來的,似乎殿主大人真的會接見他們一樣。

若他們真給殿主大人帶來了什麽重要的情報,卻被自己攔在這裏。並且趕了出去,等到日後殿主大人知曉。自己也脫不了幹係……

想到這裏,陶執事壓抑著心中的不爽。開口道:“你二人有什麽讓殿主大人非見不可的依仗?說來聽聽,若真的如此,本執事自當為你們通報。”

楊開聞言,瞧了秦朝陽一眼。

秦朝陽知道事已至此,必須得拿出來什麽了,否則連青陽神殿的大門都別想進去。

他伸手從空間戒裏將那玉女乞丐令取了出來,微微動用了點力量,朝陶執事拋去,道:“執事大人隻需將此物轉交給溫殿主,他自然就明白了。”

說這話的時候,秦朝陽雖然還算鎮定,但心中卻是在暗暗祈禱,祈禱當年遇到的那位高人並非在拿他開玩笑,若是這玉女乞丐令不起作用的話,那他與楊開今日恐怕就真的在劫難逃了。

“這是什麽?”陶執事伸手將那令牌接過,放在手心上仔細打量起來。

另外兩個道源境也湊過去瞧了瞧。

很快,陶執事的臉色變幻起來,從初的驚疑到不解,旋即愕然,憤怒,厲喝道:“大膽狂徒,以為隨便雕刻一塊不倫不類的令牌便能蒙騙本執事麽?我看你們是沒睡醒啊!”

陶執事的反應完全在楊開的意料之中。

任誰看到這令牌,隻怕都會心生懷疑,他在眼看到這玉女乞丐令的時候,也一樣沒將這令牌當回事,隻是親自試驗了之後,才知道製作這令牌的確實是一位高人,而且是一位超乎他想象的高人。

這樣的一位高人沒道理去玩弄秦朝陽一個道源境武者,所以楊開覺得這令牌應該是真的,象征著一種身份和地位!

所以他自信笑道:“陶執事,這令牌雖然奇葩了一點,但並非是我等隨意雕刻,它可是出自一位絕頂強者之手,你看不懂沒關係,相信殿主大人會懂的!”

“好好好,你們兩個混蛋,真當本執事這麽好說話是麽,不知道你們被砍掉四肢,剝掉頭皮之後還會不會這麽認為!”陶執事臉色驀然猙獰起來,說話間,握住令牌的那隻手狠狠一握。

讓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哢嚓……”

——令牌碎了!(未完待續)R655

貴陽歐亞男科醫院怎麽樣
貴陽歐亞男科醫院預約掛號
貴陽歐亞男科醫院專家
貴陽歐亞男科醫院醫生
貴陽歐亞男科醫院電話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