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帝霸 第2233章氣盛淩人

2019-10-18 04:47:08 來源: 万博网

帝霸 第2233章氣盛淩人

在此之前,黃權威都未注意到李七夜,不論從哪一方麵看,李七夜都不出眾,平平凡凡而已,讓人一看便知道是長生穀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弟子了

“這位乃是我們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也是我們的大師兄。”梵妙真立即介紹李七夜。

“大師兄?”黃權威都不由為之驚訝,他還真的沒有聽過長生穀有著這麽一位大師兄,在他印象中長生穀年輕一輩的就是梵妙真這位大師姐了。

“原來是大師兄呀,久仰,久仰。”黃權威在心裏麵不以為然,隻是點頭打招呼,連抱拳都懶了。

長生穀乃是長生道統的正統,掌執著長生道統的權柄,按道理來說,作為長生穀的首席大弟子,那麽未來必定是繼承長生真人的大位,可以說是一個位高權重的人物。

但黃權威卻未把李七夜放在心裏麵,在黃權威看來,作為大師兄,李七夜竟然聲名不顯,在外麵一點聲名都沒有,更別說與百花穀的三美相比了。

連自己的師妹都比不過,可想而知他這位大師兄是多麽的浪得虛名了,這樣的一位大師兄在各方麵的造詣隻怕也是平平而已,就如他的相貌一樣,並無傑出之處。

這樣的大師兄無非是占了早拜入長生穀的便宜,早人一步成了大師兄而已。

也正是因為如此,黃權威心裏麵對於李七夜有著輕慢之心,根本未把李七夜放在心裏麵。

對於黃權威的招呼,李七夜也隻是笑了笑而已。

“這麽說來,大師兄也是懂毒術了?”本來黃權威不把李七夜放在心上,但李七夜這隻是笑了笑的姿態,卻讓黃權威在心裏麵覺得李七夜在端架子了,心生不悅。

他毒王乃是威名赫赫,名列長生三傑之一,出身高貴,多少人對他尊敬有加,現在李七夜這麽一位平平無奇的大師兄卻仗著自己先拜入長生穀,竟然在他麵前端起架子,這讓傲氣的黃權威心裏麵頗為不爽。

“我們大師兄丹、醫、藥、毒皆懂,樣樣精通。”李七夜還沒有說話,梵妙真立即說道。

“原來是如此,失敬,失敬,到時必定向大師兄討教一二。”黃權威笑了一下,十分輕慢,他根本不相信這樣的話。

在黃權威看來,梵妙真所說的丹、醫、藥、毒皆精通,那無非是維護長生穀的麵子而已。如果說李七夜真的是丹、醫、藥、毒都樣樣精通的話,這麽樣的一個天才不可能是默默無名了,早就是超越他們長生三傑。

畢竟長生穀這麽一個首席大弟子,總不能被人說得那麽的庸碌無為吧?所以黃權威看來,這無非是梵妙真是往李七夜臉上貼金而已。

“長老毒勢嚴重,不可耽擱,黃道兄毒術無雙,還有勞黃道兄出手。”穆雅蘭輕輕地皺了一下眉頭,徐徐地說道。

穆雅蘭也看得出來,師姐是要借李七夜之手去打擊黃權威,這並非是說穆雅蘭有心去維護黃權威,作為醫者她是更擔心長老的毒傷而已,因為這位長老的毒傷已經拖延了很久了,不能再耽擱了。

對於李七夜這位首席大弟子,穆雅蘭也是奇怪,相比起審時度勢的梵妙真來,穆雅蘭更為純粹,她更多的心思和精力是放在醫道之上,對於外麵的大勢變幻、權勢之爭並不感興趣。

所以李七夜這麽突然冒出來的一位首席大弟子,穆雅蘭也是奇怪,但並未多去琢磨,不像梵妙真看得那麽透。

現在梵妙真卻說李七夜精通丹、藥、醫、毒,這並非是穆雅蘭不相信梵妙真,隻不過她不願意去拿病人的性命去冒這個險而已。讓有毒王之稱的黃權威去為長老驅毒,毫無疑問是比交給李七夜更穩妥,畢竟黃權威的毒術是天下人公認的,至於李七夜,她還是次接觸,對他並不是特別的有信心。

“沒事,沒事。”黃權威立即笑著說道:“且讓我去看看長老的毒傷,等有不懂之處,還請大師兄請教一二。”

黃權威也隻不過是嘴上客套一二句而已,他說這話甚至連看都沒有去看李七夜,在他心裏麵看來,隻要是中毒了,他還不是手到擒來,用得著這種阿貓阿狗插手嗎?

更何況,這對於他來說,這正是在佳人麵前好好表現的機會,在美人麵前展露一下自己絕世無雙的毒術,說不定能得到美人的青睞。

“既然是如此,那還等什麽,快去給長老看看。”梵妙真立即拉著李七夜往裏麵跑去。

“師妹,請。”黃權威風度翩翩,向穆雅蘭鞠身,優雅高貴。

沒有比對,就沒有傷害,在黃權威看來,他這個風度翩翩的天才,不知道比李七夜這種普羅大眾的平凡小子強了多少了。

“黃道兄,請。”穆雅蘭也客氣頷首,與黃權威一同走了進去。

在室內的木榻之中躺著一個老者,這個老者身材高大,一雙眼睛淩厲,如同鷹眼一般,有著懾人的氣勢,隻是這個老者此時躺在床上甚為痛苦,忍受著劇毒的折磨,整個人也是削瘦了不少。

李七夜和梵妙真進去之後,老者艱難地坐起身子,說道:“梵姑娘,恕老頭不能起身相迎。”

這個老者正是梵妙真她們口中所說的長老,他姓楊,是長生穀旁支的一位長老,因為一次采藥中了劇毒,那怕是穆雅蘭出手相救,都依然無法除去他身上的劇毒,隻能是穩住他的毒勢而已,不讓它繼續擴散。

“楊長老莫客氣,都是自家人。”梵妙真徐徐地說道,有長生穀大師姐的風範。

此時穆雅蘭與黃權威也一同走了進來,看到了穆雅蘭,楊長老忙是問道:“穆姑娘,可有方法了?”

楊長老被劇毒折磨了好一段時間了,甚是痛苦,如果不是穆雅蘭出手相救,隻怕他是慘死在劇毒之下了,但是穆雅蘭也依然是無法驅散他身上的劇毒。近穆雅蘭也一直思尋破解之法,這讓楊長老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穆雅蘭的身上了。

“長老放心,我們是不會坐視不理的,一定會治好長老身上的劇毒。”穆雅蘭鄭重地說道。

說畢,她為黃權威介紹地說道:“我為長老請來了名醫,這位便是毒王黃道兄,相信他能解開長老身上的劇毒。”

“原來是黃賢侄駕到呀,失迎,失迎。”一聽到黃權威的大名,楊長老頓時興奮,忙是抱拳地說道:“賢侄毒術舉世無雙,有賢侄出手,乃是藥到病除,看來我老頭子是遇到貴人,有救了。”

“哪裏,哪裏,長老過譽了,過譽了。”黃權威忙是笑著說道,盡管他是口頭上謙遜,但是心裏麵依然不免是小小得意一番,這不止是因為楊長老的誇獎,更是能在自己女神麵前大展身手,這是多麽有麵子的事情。

“老頭子這一身劇毒,就有勞黃賢侄了。”楊長老不由鬆了一口氣。

楊權威的“毒王”之名響徹了整個長生道統的,他的毒術之高,這是毋庸置疑的,現在有黃權威出手,他身上的劇毒,必定是能藥到病除。

在這個過程中,梵妙真一直觀察著李七夜的一舉一動,趁著這個時候,她也立即開口嬌笑,說道:“楊長老,我們大師兄也是精通毒術。”

梵妙真突然推薦自己,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大師兄?”楊長老都被梵妙真的話弄得有些莫明其妙,都不知道他說的是誰。

“這位便是我們長生穀的大師兄,也是我們師尊座下的首席大弟子。”梵妙真立即把李七夜推到自己的麵前,笑吟吟地說道。

“真人何時收的首席大弟子?”看著李七夜,楊長老也不由大吃一驚,因為長生真人座下的首席大弟子之位一直都是空缺,現在突然冒出一位首席大弟子,楊長老聽都沒有聽過,這怎麽不讓他吃驚呢。

“這個就要問我師尊了。”梵妙真笑吟吟地說道:“我們大師兄乃是丹、藥、醫、毒樣樣精通,可謂是居於我們長生穀翹首。”

此時梵妙真大力推薦李七夜,頗有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的模樣,而被她大力舉薦的李七夜,那也隻不過是淡淡一笑而已。

“丹、藥、醫、毒樣樣精通?”聽到梵妙真的話,楊長老都不由愕了一下。

雖然說他是長生穀旁支的一位長老,那好歹也是一位長老,但對於這樣的一位精通丹、藥、醫、毒樣樣精通的首席大弟子,他這位長老卻從來沒有聽聞過,這也讓他對於李七夜這位首席大弟子的含金量有所懷疑。

“如果楊長老不介意的話,我們大師兄也可以試一試的。”梵妙真笑吟吟地說道。

對於大師姐的古靈精怪,穆雅蘭都有些頭痛,她們師姐妹的感情是特別的好,但作為大師姐的梵妙真卻一直以來狡黠精怪,花樣百出,時時不按常理出牌,讓人頭痛。

“長生道統,鑽研毒術者眾多,但真正精通者,又有幾何呢。”此時黃權威淡淡地說道,說完此話,他是胸膛一挺,頗有盛氣淩人之勢。

鎮江治療子宮內膜炎方法
貴州哪家性病醫院好
青島治療宮頸糜爛醫院
鎮江治療子宮內膜炎費用
貴州哪家醫院治療性病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