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閱文集團真值700億嗎

2019-03-06 19:34:06 來源: 万博网

2017年11月8日,騰訊旗下的閱文集團()在港交所掛牌上市,開盤上漲約63%,報收於90港元,市值達到816億港元。

2017年11月29日,閱文集團收於92.7港元,市值840.25億港元(折合711億元人民幣),相當於2016年淨利潤的2341倍。

2017年上半年,閱文集團淨利潤奇跡般地達到2.13億,假使全年淨利潤達到5億,當前市值對應的動態市盈率仍高達142倍。

2016年才剛微利3036萬元(2014年以來合共虧損1.3億),閱文集團超700億人民幣的市值是否高估,主要取決於它的發展潛力。

收入不多,構成複雜

向讀者提供付費閱讀服務是閱文集團獲得收入的主要路徑。招股文件披露多數讀者選擇按閱讀字數付費。平台亦提供月度套餐,訂閱者購買付費內容時可享受折扣。

2015年,閱文集團下大力氣開拓多元化業務,版權運營、紙質圖書、廣告等業務全麵開花,全年閱讀業務收入占營收的比重從2014年的97%劇降到60%。

2016年,閱讀業務占比回升到77%。

2017年上半年,閱讀業務收入達16.34億,同比增長126%,占營收的比例回升到85%。非閱讀業務收入2.9億,同比增長5%,占營收的比例較2016年同期下降了13個百分點。

看來閱文集團的多元化進程不如預想的順利,臨到上市還要靠閱讀業務衝量。

雖然閱讀業務年營收不過二十億,但結構頗為複雜,給人拚湊之感。

閱文集團將閱讀營收按來源分為三類:

1)自有平台產品

閱文集團自有平台產品包括站及移動APP,除創世中文、起點中文、起點國際、雲起書院、起點女生、紅袖添香、瀟湘書院、小說閱讀、言情小說吧等絡原創平台還有天方聽書、懶人聽書等音頻聽書品牌。

閱文集團自有平台產品收入全額入賬。

2017年上半年,自有平台收入8.72億,同比增長115%,占閱讀收入的53.3%。閱文集團在招股文件中強調:“我們能夠獨立於騰訊集團分銷文學內容。”

2)嵌入騰訊產品的自有渠道

閱文集團另一重要分銷方式是在騰訊產品(如、瀏覽器、騰訊及讀書等)上“開流量入口”。閱文集團將該渠道所得全額入賬。

2016年通過騰訊產品取得營收6.66億,同比增長237%;2017年上半年,該渠道收入5.46億,同比增長154%。

大股東動動手指頭,閱文集團收入就翻著倍地漲,足見騰訊的強大。但騰訊的流量可不白給,閱文集團付出的代價在財務中體現為“閱讀平台分銷開支”。2016年以來,支付費用與取得收入的比例穩定在23%。

3)第三方平台

閱文集團通過百度等第三方平台取得的收入,雙方按比例分賬。閱文集團按收入淨額入賬,招股文件未披露分賬比例。

鑒於SP與電信運營商通常按例6:4分賬,可以假設閱文集團從百度等平台拿到讀者付費金額的60%。

2016年,閱文集團從第三方平台獲得收入2.5億,同比增長37%;2017年上半年,該項收入同比增長109%,達2.16億。根據推算,讀者在第三方平台支付的費用為4.17億和3.61億。

無利不起早,百度又不是大股東,為何這樣賣力氣?再說大股東騰訊也沒白給流量,閱文集團拿出對百度更加有利的分賬方案是正解。

4)閱讀收入小結

按照毛收入(亦即讀者支付金額),閱文集團閱讀收入構成見下圖。

2016年,閱文集團毛收入21.4億(估),同比增長96%,主要增長動力來自騰訊產品。2017年上半年毛收入約18億元,同比增長124%,來自三個渠道的收均增長一倍以上。

2017年上半年,閱文集團閱讀淨收入15.1億。其中60%由自有平台貢獻,25%來自騰訊,15%來自百度等第三方平台。

哪項業務都不怎麽賺錢

阿裏的電商、騰訊的遊戲、百度的大搜都是“搖錢樹”,主營業務豐沛的現金流讓BAT可以輕鬆嚐試多元化業務及進行戰略投資。

假如主營業務不怎麽賺錢,卻花許多精力搞多元化,說明企業看淡主營成長空間,試圖尋找新的增長點。閱文集團就屬於這種情況。

1) 閱讀“叫好不叫座”

閱文集團在絡文學領域具有無與倫比的影響力,讀者數以億計,但相當一部分習慣於免費閱讀。而閱文集團閱讀業務的成本卻是實實在在的。

的成本是支付給寫手的費用即內容成本,形式不外分成或買斷。種形式的付出計入本期“內容成本”,第二種形式先購置無形資產再逐年攤銷。

2016年,閱讀淨收入為18.2億,內容成本、版權攤銷分別為8.39億和1.28億(合計9.67億),占收入的53%。

近年內容成本占閱讀收入的比例總體在50%左右。2017年上半年為43%,較2016年同期低10個百分點。或許是閱文集團與寫手結算的方式發行了變化,不排除為報表漂亮將部分費用延後支付。

粗略地講,閱讀這種生意一半以上的淨收入要拿給寫手。

除此之外,還要要支出營銷開支和行政費用。前者包括廣告、付款手續費及薪酬福利,後者主要包括辦公費用及薪酬。

2016年,廣告支出、付款手續費分別為4.91億和1.01億,僅此兩項合計就占到閱讀淨收入的32.5%。

作者拿走一半,現在隻剩兩成了,可是還沒完!還有4.21億的一般行政開支和8300萬薪酬。

2015年,

閱文集團真值700億嗎

營銷行政合支合計占閱讀淨收入的89%,2016年回落到60%,2017年上半年進一步降到51%。盡管如此,閱讀這門生意的淨利潤率也相當微薄。

2)版權運營拿到“五個”

閱文集團是絡文學平台。截至2017年6月30日,集團內容庫包括920萬部原創文學作品。僅2017年上半年,平台作家更新創作近3360萬章、約615億字。假設某人閱讀速度為4萬字/小時,閱文集團半年的新作要讀差不多350年。

手掌華語世界的絡文學版權庫,2015年閱文集團發力開展版權運營,2016年即在五個榜單中:票房的的改編電影、收視率的改編電視劇、播放量的改編絡劇、下載量的改編絡遊戲、百度搜索排名前的改編動畫作品。

通過向內容改編夥伴轉授版權,閱文集團2016年獲得2.47億元收入。相當於閱讀收入的14%。2017年上半年,版權運營收入1.56億,為閱讀收入的10%。

版權運營是閱文集團對版權價值的二次挖掘,年收入因此增長兩三個億。但已經拿到“五個”,未來還有多大增長空間?

另外要注意“轉授”這兩個字,閱文集團按理應把版權運營收入的相當一部分轉交作者。即使現在沒有,將來也一定會有。

知名寫手的門檻早被投資者踢破,怎會讓絡平台賺走與影視改編相關的版權收入?長遠來看,閱文集團版權運營想象空間不大。

3)紙質書出版能成氣候?

閱文集團旗下有中智博文、華文天下、聚石文華、榕樹下等圖書出版及數字發行品牌並通過絡書店、連鎖店及批發商銷售自家製作的紙質圖書,這是對版權價值的第三次挖掘。

2016年,閱文集團出版業務營收2.24億,結轉存貨成本1.51億。假設圖書批發價為標價的60%,總碼洋為3.73億。如版稅按8%計,則閱文集團應付作者2987萬版稅,占紙質書收入的13.3%。經過以上推算,2016年閱文集團出版業務毛利潤率為19%。

絡文學與紙質書的閱讀體驗大相徑庭,絡平台出版紙質書能否“成氣候”尚有待觀察。

4)絡遊戲疑似放棄

親自“操刀”絡遊戲是閱文集團對版權價值的第四次挖掘。2015年“其它收入”(主要是絡遊戲及廣告收入)為2.44億,同期的“其他運營成本”(主要是絡遊戲平台分銷成本)為2.19億。

顯然,遊收入連分銷成本都難以覆蓋。於是2016年“絡遊戲入廣告收入”驟然降至1.1億,2017年上半年為4100萬(或許主要是廣告收入)。

遊戲研發、運營、推廣專業性強,風險高,牽扯精力多,看現在的架勢閱文集團大概率要放棄這項業務。

估值是一種信仰

閱文集團的確是絡文學巨擎。但“三低人群”(低齡、低學曆、低收入)中有付費意願的絡文學愛好者能拿出的錢就那麽多。

此處沒有貶義,因為每個人都是從“三低”過來的。但多數人走出“三低”後也會逐漸疏離絡文學。閱文集團公布的數據顯示,其80%的讀者年齡在30歲以下。

再增加幾億讀者、付費閱讀收入大幅增長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高價並購可以短期內提高收入,但相應的巨額商譽需在以後的5年至12年內攤銷,成為沉重的負擔。

2016年閱文集團閱讀淨收入不過18億。扣除50%左右的內容成本和營銷、行政成本,根本無利可圖。

為早日IPO,閱文集團從2015年起進行了大膽的嚐試。版權運營、紙質書、遊戲及廣告等諸般業務都在這一年從無到有。

兩年半下來,可以看到:版權轉授收入規模在每年3億左右,向作者支付版稅後利潤不詳;紙質書毛利潤率將近20%,但年收入規模隻有2億;絡遊戲業務貌似無疾而終。

盡管在2017年這個“上市之年”,閱文集團破天荒地實現2.13億淨利潤,但2018年能增長多少,甚至有沒有利潤都不好說。反正從2014年以來的走勢看不出這端倪。

不看好閱文集團的成長空間,不是因為他做得不好,而是做得太好,可以做的基本做到,可以試的也都試過了。

香港投資者基本上出於對騰訊的迷信,才把這樣一家公司的市值炒到800多億港元。#這是信仰#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