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全知武神 第四百五十章 殘殺

2019-10-17 14:28:27 來源: 万博网

全知武神 第四百五十章 殘殺

夜色正濃,鐵劍門卻不見了往常的美麗和寧靜,在那場浩劫之後,整個宗門就一直被血腥和恐怖籠罩。

鐵劍門宗門核心眾山穀中的鐵劍穀,本是鐵劍門的“聖地”,但現在這“聖地”早已經變了模樣,場地破敗不堪,屍身和鮮血隨處可見。

此時,鐵劍穀廣場燈火通明,四周被魔道妖人層層看守,而廣場中心一群人正互相廝殺得激烈。這群人中有鐵劍門的長老,也有金鼎門等宗門的長老,更有其他勢力中的強者。

廣場的盡頭石階上,兩名老者正倒背雙手,悠閑地看著場中的廝殺。兩名老者左邊一人圓臉短須,顴骨很高,一身血紅色長袍分外醒目;右邊一人卻是身材瘦削,幹瘦得如同皮包骨的骷髏,一身黑色喪服裝扮更是怪異得如同索命“黑無常”。

“殺!”

紫狂揮動長劍,奮力將麵前一人劈死在地上,卻戰鬥太極,氣力不濟,身形搖晃起來。

有人看到紫狂露出了破綻,立即揮舞大刀衝上前來,想趁機斬殺紫狂。危急時刻,滅情師太飛身上前,一片連環腿影將那人踢得肋骨盡碎,慘叫著死在了地上。

“大長老,你沒事吧?”

另一邊的四長老也殺退了敵人,搶了上來,扶住欲倒的紫狂。

紫狂大口喘著粗氣,顧不得勞累和身上的傷口,用力搖了下頭後,掙脫四長老的扶持,一劍刺穿了一名敵人的喉嚨。

廣場中心的混戰看似混亂,其實都各自以個人所屬勢力劃分出了一個個小團隊,小團隊間的混戰更加的慘烈,尤其是相互勢力間結怨深重的幾乎不死不休。

也不知道這場混戰進行了多久,場中眾人都是渾身是傷,極為疲累。

“殺殺殺殺——這樣的日子什麽時候是個頭啊!”

又殺死了一名敵人,四長老忽然有些情緒崩潰了,口中咆哮嘶吼起來。

四長老的咆哮,讓紫狂和滅情師太麵色都是一暗,心頭隱隱歎息。原來,自從鐵劍門被魔教攻破之後,魔教將俘虜的各個勢力的強者都囚禁在了鐵劍穀中,每日讓這些強者相互廝殺,不死夠一定人數就不停止。

這些日子以來,紫狂等鐵劍門的長老在每日不斷的廝殺中一個個死去,竟已經隻剩下了紫狂等三人,而其他勢力同樣損失慘重,有的甚至直接死光光了。

這樣殘酷的日子自然沒人願意過,奈何布置這樣殘殺的人——那場邊觀戰的血袍和黑袍老者實力高絕,任何一人隻用一個手指頭就足以讓紫狂等人絕望。

無法和兩大魔頭對抗,也無法逃走,唯有互相殘殺還能多活一些時日,多有一點希望。眾人在這樣的心理下,終選擇了互相殘殺。

“老四,振作點,馬上就要結束了!”

處在生死戰場中隨時有性命危險,此時卻不是多想的時候,紫狂大聲提醒了四長老一聲,一劍替四長老擋開了偷襲而來的一槍。

紫狂的話讓四長老振作了些,怒吼著又繼續和周圍的人戰鬥起來。

就在場中廝殺正激烈的時候,一名青年悄然走到了廣場石階前。這青年長相英俊,隻可惜一道橫過鼻梁的猙獰傷疤卻破壞了他完美的麵孔,加上一雙陰冷無情的雙目

,讓他的麵孔看起來有些駭人。

此時,若鄒兌在場的話,肯定認得這臉上有傷疤的魔道青年。因為這魔道青年就是曾在南疆碧血城出現過的血無涯,鄒兌和他有過交鋒。

隻見血無涯恭敬地向血袍老者和黑袍老者一禮,然後向血袍老者報道:“師尊,鐵劍門內門發生動亂,有人闖入內門四處殺人放火,我們是否前去支援?”

“嗯……”

血袍老者點點頭,隨即冷笑道,“支援什麽,內門越亂越好!血紅這廢物平時目中無人,現在被人打上門來了,我到要看看他如何應對!”

一旁的黑袍老者笑道:“冷真人好大的怨念,那血紅就是一個不成器的關係戶,你何必和他生氣。”

血袍老者冷哼道:“左真人,若是有人自不量力,仗著上麵有人,一直上躥下跳,甚至公開覬覦你的屍傀宗宗主位置,你會怎麽樣?”

黑袍老者一愣,隨即陰森森道:“我會將他煉製成不死屍傀,讓他身死魂魄卻困在屍傀之中,受盡永世折磨……冷真人,莫非血紅覬覦你的血滴宗宗主之位,你想出手對付他?”

這黑袍老者的話,開頭陰氣森森,令人聞之不寒而栗,而隨後一個轉折卻變成了尋常的聊天,這樣強烈對比的轉折足以讓任何人都感覺不好,但他卻轉折得自然而然。血袍老者似乎對此極為習慣,隻點點頭道:“望左真人幫襯一二。”

黑袍老者自然明白血袍老者的意思,笑道:“冷真人放心,你我是生死之交,此事我不會向上頭泄露半分。不過那血紅和教主關係匪淺,你想要對付血紅隻怕沒那麽容易。”

血袍老者冷笑道:“因此我們必須按兵不動,讓內門越亂越好!亂到血紅無法遮掩的地步,這樣一來,就是教主也不好在包庇他!”

就在這時,又有人匆匆而來,上前向血袍老者和黑袍老者報告,說是內門已經大亂,四處起火,作亂的人甚至已經打到了血紅真人府邸。血袍老者聞言,不禁狂喜,大笑道:“好!好!好!越亂越好!哈哈哈……我看血紅這次要如何收場!”

正大笑著,血袍老者卻見場中的相互殘殺竟是停了下來,眾人紛紛停手,坐在地上大口喘氣。血袍老者眉頭一挑,不悅地喝問道:“他們怎麽停下了?”

一旁的血無涯立即站出來回答道:“師尊,今日已經死夠了規定的人數,所以他們停了下來。”

血袍老者陰森森地看著場中坐倒的眾人,殘酷一笑:“今日本尊心情好,讓他們繼續廝殺,今日必須死夠兩倍的人數才能停下!”

血無涯麵無表情,隻恭敬應道:“是!”轉身下去執行命令了。

新鄉治療宮頸炎醫院
阜新治療盆腔炎醫院
梅州治療月經不調醫院
新鄉治療卵巢炎方法
阜新治療輸卵管堵塞方法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