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怒劍龍吟 第八百八十一章 破關營救

2019-10-17 18:55:27 來源: 万博网

怒劍龍吟 第八百八十一章 破關營救

隱匿身形飛馳在走廊上,直到現在風韌心中還有些隱隱後怕,剛才那位楚宗主顯然是察覺到了自己的存在,卻不僅沒有點破,反而暗中幫了一把。訪問:。

“被鸞欣成為宗主,莫非她便是血海盟之主?可是,又為什麽要幫我呢?按理來說,她與墓牢目前是合作關係,應該同仇敵愾才對。算了,管那麽多做什麽,當務之急是繼續搜尋那些被囚禁同伴的下落。沒記錯的話,之前所見的是關押在地下牢房中。”

心中暗想的同時,風韌身形正好又經過一個拐角,堪堪掠過後卻又突然退了回去,扭頭向側麵一望。

隻見在那條路的盡頭上,幾名守衛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似乎是被人打暈了。在他們後麵,一道樓梯通往地下漆黑之中,站在上麵幾乎看不清下方究竟有什麽。

隻是,一股‘陰’冷氣息迎麵撲來,煞是恐怖。

“怎麽可能?難道除了我外竟然這裏還有別人?”風韌心裏暗暗一驚。

也就在此刻,下方突然傳出了一聲呼喚,而後有些淩‘亂’的腳步聲逐漸靠近,他聽見動靜急忙一晃身形躲入到拐角中。

“話說,我們這樣做是不是有些過了……竟然打暈守衛強搶囚犯?”走出來的其中一人有些擔憂地說道。

“哼,那又如何?我可不認為墓牢會為了這點事情得罪我族。別忘了,現在在天賜城掌權的可是薑虺長老,他可一向很護短的。況且,一個必死又逃脫不了的‘女’囚犯拿來玩玩,墓牢那邊也沒損失。”另一個聲音嘻嘻嗬嗬地說道,似乎很是興奮欣喜。多章節請到。

緊接著,後一個聲音傳來:“這是我僅此的一次幫你們胡來。再有下回,別找我。”

那幾個聲音風韌隱隱覺得耳熟,而當道身影從拐角後穿出時,他猛然反應過來,正是自己之前遇見鸞欣前所見的三人。

而且剛才聽了他們的對話,他也是能夠肯定一點,這些人同樣是來自天譴遺族!

很,那三道人影便從風韌身側過道穿過,他們絲毫沒有察覺到就在自己旁邊竟然還有著外來者的闖入,完沒有防範地朝著遠處一排排房間走去。

在天賜城的主城內部,除去固定地點外,根本沒有守備力量。因為,關鍵地帶都有防禦機關,而且城外的防禦比森嚴。除去風韌外,此前還不曾被人入侵過。

而那三人並未知道,死亡的預兆已是悄然開始。

麵對天譴遺族,風韌顧及自己的淵源,能手下留情便絕不下殺手,之前幾次擊殺都是迫於奈。而這一次,他徹底被‘激’怒了

,再也不願去顧及所謂的同族之誼。

在那三人一人肩膀上,赫然扛著一名昏‘迷’中的‘女’子。透過她被淩‘亂’長發半遮半掩的容顏,風韌完可以認出這是誰。

天捷星,司空巧兒。

況且,就算不是他所認識之人,遇到有人仗著自己的實力做這等齷齪之事,也同樣不會放過。

完不知道的那三人終於進入到了一處大房間裏,而扛著司空巧兒的那人頓時臉上多出了陣陣‘淫’邪笑容:“本以為隻能隨便找個‘女’人湊合下,誰曾想到竟然還有如此貨‘色’,倒也是意外的收獲。”

又一人說道:“去解決。想必以你現在的狀態遇上這等姿‘色’的‘女’子,根本用不了多久吧?”

先前那人回道:“那也比你強!不過,你難道絲毫就不動心?要不,我完事後你也來嚐嚐?”

“去去去,老子對你吃剩的沒興趣。”

後也是冷漠的一人突然開口說道:“我隻給你多一刻鍾,速戰速決。不然的話,論怎樣都會把她送回去的。”

“行。多章節請到。”初那人點了點頭,似乎他們三人中的為首者正是對方。

而後,他扛著司空巧兒走向裏間,就在推開房‘門’的一刹那,後那人的喝聲突然響起:“躲開!”

“嗯,什麽?”那人不知所以,下意識回頭一望。

霎時間,耀眼的璀璨寒光充斥著他的雙眸,緊接著是一絲冰冷‘吻’上喉嚨,貫穿中帶來的刺痛很便又消失。

因為,死人是不會感覺到痛的。

“什麽人?”

另一人也是一聲驚喝,猛然轉身,正好望見了一道從虛幻漣漪中現身之人,他下意識一抖,袖中滑落的紫黑‘色’流光凝為一支纖細長刀。

與此同時,一劍呼嘯淩空落下,他也是力抬起手中就勢一擋。

乒!

一抹赤光傾瀉舞落,視如物般穿過了那柄長刀的防禦,而後從那人頭頂徑直斬下,直至腳跟。

漆黑‘色’長袍在勁風回卷中輕輕鼓動,終於出手的風韌隻是輕輕一哼,隨即‘抽’身一退,望著被一刀兩斷的對手在從劍痕處翻滾出的赤焰中化為灰燼。

緊接著,他的目光終於落在了後一人身上,對方已然利劍出鞘,之前也完來得及援救同伴,但卻並沒有那麽做。

“見死不救?雖然我很討厭這種行徑,不過若是源自對手的話,心裏卻也‘挺’欣喜。”風韌冷冷一笑,焚寂涅炎劍鋒抬起。

那人哼道:“這種人,根本不配稱為是我的同伴。與他們一樣,我悶在天賜城中很聊,不過看到你的那時起我就明白,終於可以有點來興致的事情了。”

聞言,風韌冷笑依舊:“不愧是天譴遺族的分支,淪落到隻能和墓牢合作的地步。看來,你們自身的問題多得話可說。”

“話可說那就別廢話了,出劍吧。你的實力不過道級王階初段,而我是中段。不過放心,為了有意思些,我隻用六成功力與你打。”那人哼聲一笑,又輕聲嘀咕道:“薑傑死後,似乎也一直沒與同輩‘交’手過了,希望你別太讓我失望。”

風韌回道:“我不會讓你失望,隻會讓你後悔,讓你絕望!”

劍嘯,炙熱卷動,凝為一線劍風徑直刺出。

對方一哼,手中長劍也是不躲不避,同樣以突刺之勢正麵迎上。

叮!

乒乒乒乒乒――

劍尖微微一轉,焚寂涅炎‘插’在對方劍刃上向前劃過,致命的炙熱直接朝著那人要害而去。但是同時,風韌自己的要害也是毫遮攔地暴‘露’在對方劍下。

然而,雙方誰都不曾回避,隻是望著自己的劍尖逐漸‘逼’近對方的要害。在氣勢上,沒有一個人願意於‘交’鋒中遜‘色’於對手。何況,他們都堅信著,自己能贏。

雙劍相互擦著閃爍出點點絢麗火‘花’,致命的劍尖迅速突刺向彼此的目標。而當雙劍劍尖終於徹底從彼此劍刃上掠過之後,兩人握劍的手腕同時動了。

乒!乒!

劍光閃爍,炙熱‘蕩’開冰冷,赤焰擊潰銀虹。

嗤!

彼此身影‘交’錯而過,焚寂涅炎斜指地麵,風韌一臉淡然。

而在他身後,那位天譴遺族之人麵‘色’驚詫,望著自己肩頭的一處劍痕滿眼的不敢置信,連從傷口裏冒出帶著炙烤的刺痛都已經忽視。

在此之前,類似的‘交’鋒自己經曆過上百次,從未敗績。

“之前我就說過,你會後悔的。隻用六成功力對付我?看來,薑傑恐怕沒告訴你吧,他在我不足五成狀態下都隻能和我拚成兩敗俱傷。時間而且,後來他便是死在我劍下的。”風韌轉身,冷冷一哼。

“對,我後悔了,但是不會絕望。因為,該絕望的人是你才對!”

那人放聲一吼,不再收斂體內勁力,盡數力釋放,凝聚的勁力充斥於劍刃之上,充滿著怒意的一劍猛然一轉,朝著原先在自己身後的風韌迅猛刺出。

“方寸已失,你必敗疑。”

風韌輕輕一歎,竟然合上了雙眼,手中焚寂涅炎抬起便是一刺。

叮!

雙劍劍尖抵住,一時間竟成僵持之態。

不過,那樣的狀態不過僅僅維持了一小會兒,伴隨著一絲輕‘吟’的崩裂聲,焚寂涅炎上赤焰一閃,‘挺’進的劍尖竟然直接從中刨開對方的劍刃,徑直一刺。

乒!

劍刃一分為二,那天譴遺族之人已是徹底震驚,而當他回過神來之時,已然晚了。

那點短暫的停頓,足以致命。

一抹猩紅劃在他‘胸’膛上,裂開的血‘肉’中盡是亮紅‘色’流光,從中翻滾出的炎‘浪’火海是將整具軀體瞬間焚為灰燼。

劍收,風韌搖頭一歎:“劍不如我,實力不如我,還敢托大輕敵,你死的不冤,就是太窩囊。”

下一刻他已是縱身躍到內室‘門’前,順手一‘抽’將釘在死人咽喉中的星塵淚拔出,同時指間落下一點暗紅‘色’火星,迅速將後一具屍首也是焚燒為灰燼。

在這裏,自然不能留下任何痕跡。

抱起昏‘迷’中的司空巧兒,風韌抵在她後背的掌心裏光屬‘性’勁力緩緩發動,柔和溫熱的治愈之力逐漸融入到對方體內經脈中,同時輕輕一搖懷中嬌軀,呼喚道:“巧兒,醒醒……巧兒……”

過了好一會兒,司空巧兒才勉強睜開雙眼,雙眸中浮現出一絲驚詫的同時,卻是隨即‘露’出了一抹奈的微笑:“我又出現幻覺了嗎?竟然會看到他……莫非真的和大叔說的一樣,想得越多,夢裏看到的也會越多。不過這樣也好,臨終前不能幫姐姐報仇,卻還可以看到喜歡的哥哥。”

心中惋惜一歎,風韌又搖了搖司空巧兒的身軀,笑道:“不是幻覺,巧兒你這一次可沒在做夢。我真的來了,來救你離開。”

誰知,司空巧兒的眼神加朦朧,繼續奈笑著:“果然還是夢,和前幾次所看的,所聽到的,一模一樣。”

頓時,風韌有些語,突然想起一事,騰出右手輕輕一撫儲物戒指,而後五指靈活一撥,一顆撥開薄紙包裝的糖果被他夾在指間,迅速塞入到了司空巧兒有些幹裂的雙‘唇’之中。

那一瞬間,感受到略帶苦澀之味的舌尖上‘蕩’漾起熟悉的清甜味,司空巧兒的眼神徹底變了,充滿著不敢置信的驚喜。

“這樣,總該相信不是夢境了吧?”

來自,時間看正版內容!

--63983+daa+-->

嶽陽治療前列腺炎費用
福建牛皮癬治療方法
南通治性病好的醫院
嶽陽治療前列腺炎醫院
福建什麽醫院治牛皮癬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