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劍喚 第二十五章 深修

2019-09-24 13:48:50 來源: 万博网

劍喚 第二十五章 深修

純文字閱讀本站域名同步閱讀請訪問

而此時,有兩人正在後山之中。

一個人正雙手背在身後,一蹲一跳的沿著台階朝山上跳去。而另外一人則走在他的前麵,手中拿著藤條,當後麵那人懈怠的時候就會把手中的皮鞭“啪”的一下抽在那人身上。

可是,那人卻沒有任何的怨言,而是打起精神,加快速度向上跳去。

兩人是誰?拿著皮鞭的那個當然是林舒了,而那個正做著蛙跳的除了李顓橋之外還能有誰呢?

“顓橋,趕緊的

劍喚  第二十五章 深修

,將身體強度提高上去。”林舒雖然手裏拿著皮鞭,並且瞄準用它著李顓橋,一臉的嬉笑模樣。可是李顓橋卻沒有任何想要罵他的感覺,相反,他覺得自己應該更加賣力。這樣才能變強,才能回到李家,即使他不喜歡那,可是自己畢竟還是應該回去祭奠一下自己的母親吧。

懷揣著這個念頭,李顓橋似乎感覺自己充滿了力氣。

終於,李顓橋到了山dǐng,並且隻用了一個xiǎo時的時間。到了山dǐng之後,就連李顓橋自己都嚇了一跳,因為,自己之前用跑的方式一個xiǎo時跑到山dǐng都覺得勉強,可是如今自己居然用一個xiǎo時時間跳著上到山dǐng的。

“xiǎo顓啊,明天開始,你跟我到大山之中深修,為期一年。”再思量許久之後,林舒緩緩地開口説道。

“嗯。”李顓橋很平靜地回答道。

可是林舒對他這種反應卻很吃驚,“哎呦,不對啊,這種時候你不是應該大吼大叫一番,然後在問我為什麽的麽?”

“我需要成長,我需要變強。”李顓橋僅僅以十個字作出了回答。

“哦,那行,我們現在下山,做一下準備,明天我們就開始深修。”林舒沒有説什麽,就這麽回答道,轉身,就又從山崖邊跳了下去。心中默念,“雲飛兄啊,看來,這xiǎo子是真的成長了呢,你也可以放心了吧。”

當晚,村子裏麵為了迎接吳誌聰他們並且慶祝他們順利凱旋而舉辦了大型的宴會。

吳誌聰抱著李顓橋,一直給他灌酒,“xiǎo顓啊,來,跟你聰叔喝一杯,別客氣嘛,來,別客氣。”再喝了幾杯之後,吳誌聰告訴李顓橋一個消息:“柳箏茜過幾天要到楓金帝國的皇家學院上學,估計以後沒多少時間回來的了。”

當李顓橋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即使極其不情願,可是卻也沒辦法,隻能是一杯一杯的喝著。畢竟,他和柳箏茜都走了,村子裏就沒多少人真的能陪吳誌聰這位老大叔解悶的了,所以,為了表示歉意,隻要是吳誌聰敬的酒他來者不拒,全都都幹掉了。

看著那大口大口喝酒的李顓橋,吳誌聰眼眸之中掠過一絲光芒,然後開心的笑了。

而在黑暗中,一個身影正在不斷的行動之中。“這個,還有這個,嗯,還有這個都得帶上,反正現在沒人看到,也就不用錢了。哈哈哈。”這個略顯猥瑣,不,極其猥瑣的人除了林舒之外還能是誰?

為了慶祝,每個人都很盡興,每個人都伶仃大醉,這其中,也包括這李顓橋。

讓清晨的縷陽光照耀在大地上的時候,村裏裏麵便少了兩個人。

“砰。”李顓橋直接就被扔在了地上。

“嘶,我列個去。怎麽每次頭都會這麽痛?”李顓橋摸了摸那半醒半睡的腦袋,用他那睡意盎然的雙眼環視著周圍。“嗯?怎麽回事?我夢遊了麽?這還是村子裏麽?”

結果直接又是換來一頓爆栗,“死xiǎo子,昨天我跟你説的都忘了是麽?趕緊給我到那邊洗漱一下,今天開始,為期一年的深修就開始了。”林舒看著李顓橋的樣子,恨不得再給他來多一個爆栗嚐嚐。

在吃了一個爆栗之後,李顓橋也是清醒了許多,趕緊的朝林舒所指的方向跑了過去。

在簡單的梳洗過後,李顓橋又趕緊把林舒遞過來的早餐吃了個精光,然後就開始了他們的深修。

他們在深山之中行走,林舒不斷地訓練李顓橋的各個方麵的才能,譬如扛樹來增加臂力、倒吊訓練腰力、甚至還要他抓蒼蠅美名其曰訓練觀察力。

這些李顓橋都慢慢慢慢的接受並且通過了,而時間也在慢慢慢慢地消失不見,一年的時間正在倒計時。

而這個時候,各個家族的的傳人們都在做什麽?拚命的打坐、拚命的吃下家族裏的靈丹妙藥反正,他們都在為未來忙碌著。

時間流走,自李顓橋他們開始深修以來已經過去大半年了。

“神馬?你説,你説你能把殺氣實體化?”這傻豬一般的聲音在寂靜的林子裏麵顯得格外的刺耳,而這個人,就是林舒。

李顓橋根本沒有想到林舒的反應會這麽大,在這種情況之下,他隻能默默的道了聲,“嗯。”

這件事情緣由是怎麽樣的呢?還請聽我慢慢道來。

事情起源於三天前。

“xiǎo顓子,你看著啊。”

林舒此時正在炫耀自己的神奇招式。李顓橋隻見的林舒手中綻放出光芒,“咻”的一下,他的手中就多了一把劍。

為了擴大自己的光芒,林舒還特意為李顓橋講解了一下這劍的形成方法。

“這是高手們通過凝聚天地靈氣,並且用意誌力將其塑形而成的,普遍來説,隻有達到融肉期的高手才可以達成的哦。”即使是解釋,林舒也不忘提一提‘高手’二字來增強自己在李顓橋心目中的形象。

可是,仿佛李顓橋聽錯了重diǎn,“哇哦,好帥的劍啊,老師,您説説這是怎麽一回事?”

“砰”又是一個爆栗敲在李顓橋的頭上,“活該你不好好聽,現在給我把那邊那棵樹扛起來蹲跳三十下,我就告訴你。”

“哦。”得到命令後,李顓橋趕緊心動,直接往那棵樹的方向跑去。用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懲罰。

看到李顓橋這樣子,林舒的氣也消了一diǎn,於是,他就給他再講了一遍。

“哦,原來通過壓縮,並且用意誌力塑造就可以了啊。”李顓橋聽完林舒的解釋之後恍然大悟。可是,卻還是換來了一頓爆栗,“你難道就不能聽聽‘高手’這兩個字麽?”

但是李顓橋沒有理他,自己一個人走開了。

當三天過去了,李顓橋手裏拿著寫血紅色的針狀物體告訴林舒,他通過林舒所説的方法也做出來了一些武器。

然後林舒就抓狂了,他揪起李顓橋,使勁的搖著他,問他是怎麽做到的。可是李顓橋就告訴林舒是按照他之前説的那個方法用殺氣製作出來的,林舒表示不信。然後李顓橋拿了一枚放到林舒的鼻子前,結果林舒聞到了那種血腥味,也不得不相信了。

林舒接受了這個沉重的打擊,不斷地捶著地板,大罵老天爺不公平。

可是李顓橋卻仿佛是有意的一般,“也幸虧通過鍛煉,我的殺氣越來越精練才能製作出來啊。”

這一句話一出口,李顓橋便看到林舒用一種想殺了他的眼神看著自己。

“蒼天啊,你不公平啊。”森林之中,一個聲音帶著不忿,衝上雲霄。

ps:求收藏,求打賞,各種跪求。

快更新,閱讀請。

丹東治療白斑病費用
樂山哪家醫院治療男科
溫州治療子宮內膜炎費用
昆明首康癲癇病醫學研究院再線谘詢
濟南血管瘤醫院有哪些專家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