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

符神 第二百二十六章 龍崆峒少主 上

2019-10-18 13:10:10 來源: 万博网

符神 第二百二十六章 龍崆峒少主 上

一輛戰車行駛在無邊的雪原上,自從與幕容雪月分開之下,他就跳上機關人所幻化的戰車,一路向雪原中央進發。在戰車內,辛焱躺在一大塊妖獸的皮子上閉目養神,愜意無比。坐在這樣一輛戰車上,隻要不遇到大群的五品妖獸,還是很安全的。

據他所知,雪原中主要隻有白熊妖獸和瑞獸兩種妖獸

,它們都喜歡獨來獨往,彼此都有固定的領地,極少成群結隊地出現。

但辛焱知道,可怕的敵人是和他一樣往雪宮進發的各派高手,他們一定隱伏在雪原的某處,伺機伏襲過往的修者。不過辛焱卻並不害怕他們。

現在碧眼蟾蜍已經蘇醒,他的手下又多了機關人這個新生的戰力,戰力之強並不弱於任何門派。他甚至期待著,要是能有隻不長眼的妖獸或修者能跳出來。畢竟這一片空寂無人的雪原上行走,總是一件沉悶無比的事。但一路上除了幹掉了兩頭不長眼的四品雪狐和一頭倒黴的四品雪鹿外,他再也沒有遇到別的麻煩。

辛焱正在胡思亂想,心中卻生出一陣危險的感覺,他抬眼一看,隻見在不遠處的雪原上,一個身著白色衣甲的修者突然跳了出來,他揚手一揮,打出數枚《巨岩破》法符,一陣地動山搖,數座巨大的土山就砸了下來。

白衣修者的這一下偷襲毫無征兆,三座xiǎo山挾著驚人的威勢砸向戰車,戰車根本就躲閃不開。眼著著就要偷襲得手,白色衣甲的修者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喜色。

誰知他正在高興,突然戰車上亮起一個光芒,形成一個淡藍色的光罩,把xiǎo山彈到了一邊。原來辛焱發動了戰車上防禦技能——《藍光之盾》。

白衣修者沒想到辛焱還有這一手,他臉色一寒,再度揮手打出幾道《巨岩破》法符,在一瞬間幾座大山從天而降,砸得戰車的藍光罩一陣晃動,光芒黯淡,但戰車速度不減,依然向前疾衝,很快就接近了白衣修者。突然,辛焱閃電般地從戰車中疾射而出,他一手持盾,一手持斧,向白衣修者衝了過去。與此同時,戰車也轉換為一個如xiǎo山般高大的機關人,平端著一把流光溢彩的神弩,對準了白衣修者。

白衣修者看著高速向他衝來的辛焱,並沒有驚慌,而是揮手打出一枚響箭,響箭飛上半空,炸開成一道紅色的煙火。一瞬間,七八個修者從雪地中跳了出來,把辛焱包圍了起來。辛焱見勢不對,也隻好停了下來。

白衣修者饒有興趣地看著全身披掛的辛焱,説道:“這身行頭還不錯嘛,想不到機關宗居然這麽闊氣。”

辛焱一邊觀察周圍的情勢,一邊和白衣修者扯淡道:“各位找錯人了,我並不是機關宗的弟子。我與各位素無仇怨,還請各位大哥行個方便,放我過去。”

白衣修者獰笑道:“放你進去?做夢吧。不過,你若乖乖地放下法寶,獻上機關人,我們倒是可以留你一條全屍。”

白衣修者旁邊的一名修者跳了出來,説道:“我們都是龍崆峒的,這位是我們的少主崔天成,他老人家是慈悲為懷,隻要你聽話,一會可以讓你們少受diǎn苦。”

龍崆峒是都天界僅次於靈霧派的一大勢力,少主崔天成荒淫好色,經常帶著一群手下為非作歹,都天界很多修者都對他們恨得牙都癢癢,可是卻攝於龍崆峒勢大,不敢對他們怎麽樣。龍崆峒是大派,擁有的參試名額也多,所以崔天成竟帶了七個人進來。不過對方人數雖多,辛焱卻一diǎn都不怕,而經過血魔洞第五層的磨煉之後,他的修為突飛猛進,別説是這群紈侉子弟,就是麵對金丹修者,他也絲毫不懼。

辛焱聞言一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崔大少爺。我也送各位一句話,不想死的,就滾開!”

“就憑你?”崔天成和手下一眾手下像是聽到了笑的笑話,發出了一陣狂笑。

“我數到三,如果有人還讓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辛焱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他開口數道:“一,二,三!”話到,他的語氣已經冷如寒冰,身上殺氣凜然。

崔天成和一眾手下辛焱身上的氣勢所震懾,不禁紛紛向後退了一步,防止他突然發難。

果然,辛焱突然身形暴起,大喝一聲“殺!”,就掄起殺向崔天成。

崔天成一揮手,他的幾名手下向辛焱撲了過去,其中一名手持雙環戰刃的龍崆峒弟子繞到了辛焱的身後,正要發動劍訣,誰知辛焱竟看也不看,回身就是一斧。這一斧勢若奔雷,這名修者一個躲閃不及,被掃中了腦袋,腦袋被砍掉了半邊,卻一時還沒有死透,掙紮著走了好幾步才撲倒在地。

劃出一道弧線,飛回到辛焱手中,恰好一名龍崆峒弟子舉著一口四品七星飛劍攻到,辛焱趁他劍訣尚未展開,飛身揉上,快如閃電,一斧頭就衝他攔腰橫掃,這名龍崆峒弟子劍訣才施展到一半,竟被生生打斷,一陣的氣血翻湧,見斧頭來勢如此凶猛,下意識地橫劍阻擋,誰知斧頭鋒利無匹,竟被連人帶劍砍成了兩半。

辛焱半息之間就連砍掉兩人,崔天成的一名手下見他有如凶神,竟嚇得呆立當場,不敢上前。另一人卻很悍勇,舉著靈劍攻上,劍上光芒閃動,發動劍招,將辛焱周身都籠罩在劍氣中。

辛焱見這一劍看起來嚇人,其實劍意駁雜不純,威力並不大。他根本懶得閃避,迎著對方的劍意,直接衝過了去。

“殺!”

他猛地揮出了手中的雷鳴嗜血,砍向這名龍崆峒弟子劍意的薄弱之處,“當”的一聲,把這人也連人帶劍砍成了兩半。

接著,辛焱趁著斧勢未消,順勢一帶,把那個呆立當場的家夥也攔腰劈成了兩半。

崔天成看得目瞪口呆,辛焱明明隻有凝脈後期的修為,竟憑著一身蠻力,殺起人來居然像劈柴一樣,不過一息的功夫竟然將他的四名手下給活劈了。

讓他震驚的是,辛焱手上的大斧頭也不知道是什麽材質的,上麵一diǎn靈力光芒也沒有,但是邪門無比,四品的法寶撞上去,居然脆弱得像紙糊的。

辛焱握緊手上的斧頭,憑一己之力就砍掉了數人,心中説不出的暢快。

嗬嗬,欺侮哥孤身一人,以為哥的斧頭是破爛?

你不知道哥的身上可是淌著神族的血脈,不知道哥修煉的可是《金煉殘篇》這樣的高級貨嗎?哼哼!哥的斧頭可是高級貨,敢在哥麵前玩刀弄槍,活得不耐煩了吧。

他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一種純粹的力量,也許是受戰場上拚殺的氣氛的影響,也許是眼前一地的鮮血剌激了他,他胸中暴虐的情緒竟突然被diǎn燃了,他有種要把所有擋住他道路的家夥都撕成碎片的衝動。

他雙目盡赤,血脈噴張,渾身散發出可怕的殺意,喉間不自主地發出低沉而吼叫,他就像一頭狂怒的魔獸,要把前方的一切撕成碎片。

他拎著斧頭,吼叫著向崔天成殺了過去。

崔天成本是凶悍之輩,見辛焱當著他的麵,連屠四名手下,還敢來找自己的麻煩,早已被激起了凶性,他怒目圓瞪,説不出的猙獰,他雙手握緊五品上階的天曜劍,大吼一聲,“去死!”

他死死地盯著辛焱,把全身的靈力注入到天曜劍上,天曜劍光芒暴漲,上麵劍意繚繞,長劍突然向下斜揮,劍招已成,正是他的成名絕招《破日斬》,黑色的劍芒轟然斬下,帶出一輪黑色的日輪,劍尖劃破空氣的嘯音有如怪獸的尖嘯。

辛焱感受到崔天成的戰意和威脅,黑黑的臉上看不出表神,一雙眼睛中如同有兩團火焰在燃燒,暴怒、狂熱的眼睛!

他握緊斧頭,集中全身的力量,像蚯蚓一般凸起的血管布滿他的身體,他左腿重重一跺,地麵顫動,右腿無聲後撤,斧頭不知何時,已舉到了頭dǐng,下身弓步成形,蓄勢待發的斧頭如同爆發的火山,迎著黑色的劍芒,重重轟去!

“轟……”

兩人之間炸出了一個大坑。

斧頭和天曜劍碰撞在一起,由靈力發動的劍訣和純粹力量碰撞在一起。

崔天成感覺自己剛才就像是撞上了一頭暴烈的魔獸,整個人被撞得飛出了十多丈遠,哇地吐出一口黑血,他傷得很重,他引以為傲的天曜劍脫手飛出,落在地上,劍身龜裂,遍布裂紋,靈性全失,這把劍他溫養日久,已與心神相連,被辛焱這一斬,不但天曜劍被毀,他的心神也受了重傷。

辛焱得理不讓人,又舉起了斧頭,崔天成受傷極重,根本就動彈不得,眼看就要命喪斧下,他嘴色露出了一絲笑意,他平時裏殺人無算,今日橫死刀頭卻也是報應,他正閉目等死……

辛焱的斧頭正待砍下去,一陣勁風迎麵襲來,他原本神識就強,從藥鼎中出來後,感觀更是靈敏,立時知道有人偷襲,他斧頭順勢向左一帶,變豎劈為側掃,正好架住來襲的法寶,一股巨力傳來,手上斧頭一震,竟是差diǎn脫手。

這是一次沒有火光四濺的碰撞,有的隻是沉悶的撞擊,辛焱覺得像是有一根鼓槌直接敲在他的心上,他的心差diǎn跳了出來。

來的是一個頭帶金色戒圈的頭陀,身長八尺有餘,手上拿著一柄烏金鬼頭鐮,竟是高達五品上階。

這個頭陀名叫格日勒,出身西方一個蠻族部落,天生力大窮,他修煉的功法更是偏門無比,名叫《亡靈之刃》。

格日勒本來是擔任外圍警戒任務的,見過了約定的時間,這邊居然還沒有得手,他便轉回來看看,剛好就救了崔天成一命。

北京京城皮膚醫院大概多少錢

汕頭天佑醫院的電話是什麽號

北京京城皮膚醫院得花多少錢

汕頭天佑醫院谘詢電話是多少

北京京城皮膚醫院具體多少錢

雙側頸動脈斑塊危險嗎

雙側頸動脈斑塊要緊嗎

頸動脈斑塊軟斑和硬斑

頸動脈斑塊大小的判定

雲南生物穀

雲南生物穀是做什麽的

雲南生物穀藥業好不好

雲南生物穀有哪些藥品

什麽中藥可治手足麻木

有風濕骨痛能吃人參嗎

治風濕骨痛的老偏方

手足麻木小藥方

心絞痛的預防與治療方法
冠心病中藥藥物有哪些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