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移動藏經閣 第兩千九百八十九章 凶獸_1

2019-10-17 21:28:19 來源: 万博网

移動藏經閣 第兩千九百八十九章 凶獸

陳屠戶心中淒淒,別看他平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態度,可是終歸也是普通人。

自己死也就罷了,偏偏還要累及家人與他一起遭難,想到這裏,陳屠戶便越發的絕望。

眼見一匪徒舉起大刀便朝著他當頭劈下,陳屠戶已經徹底絕望了。

可是就在這時候,一個黑影從他的頭頂之上橫穿而過,那黑影不是人,看起來很像是老虎,不過又比老虎大上不少。

然後就見那舉刀的匪徒被撲倒,與那黑影一起滾入旁邊的草叢中。

哢嚓——

“啊……救……”

那被撲入草叢中的匪徒來不及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便已經徹底的沒聲音了。

“什麽東西?剛才那是什麽東西?”魏虎大驚,因為剛才發生的那一幕來的實在太突然了,以至於在場所有人都沒看清楚。

“莫不是老虎吧?”有人驚疑不定的說道。

“那東西比起老虎還要大,難道是這山中的山精野怪?”

“少他ma的胡說八道。”魏虎一腳踹在手下的屁股上:“過去看看……”

“老大……這……這……”

“怕什麽,我們這麽多人,那東西多半也就是餓了,來我們這挑一個倒黴蛋,諒他也不敢再來襲擊

。”

那匪徒臉都紫了,要是沒危險,他自己怎麽不去看看?

不過他顯然不敢說這話,隻能小心翼翼的湊近草叢。

突然,他看到了草叢中的一具殘屍,還有一個幽幽的獸瞳,正從草叢裏看向他。

那匪徒大驚失色,轉身就逃,可是還未等他邁出一步,巨大的爪子就撈住了他的肩膀,瞬間扯入草叢之中。

“啊……啊……”

又沒聲音了,草叢裏一片寂靜,周圍甚至沒有蟲鳴聲,空氣中彌漫著沉重的氣息。

“巍山,你們幾個,過去看看,把刀劍拿出來,看到那東西就給我砍殺了。”

魏虎指著自己的得力幹將,這巍山身材魁梧,天生便不知道什麽是害怕,而且尤為聽話。

巍山便帶上了幾人,每個人一手拿火把,一手拿刀劍,小心翼翼的靠近著草叢。

可是就在此刻,草叢中躲藏的那東西突然發難,毫無征兆的撲了出來,直接撲到了巍山,然後便一口咬住巍山的腦袋。

巍山連個掙紮的機會都沒有,便已經氣絕了。

這隻凶獸自然便是青仙,身上沾了血的青仙,顯得尤為的猙獰可怖,一隻眼睛發出幽綠色的光,另外一隻眼睛則是一個空洞,看著卻更讓人畏懼。

“獅子!?此地怎會有獅子?”

周圍人見此情形,立刻上前,想要圍殺了青仙。

青仙巨大的爪子一掃,三個人直接被掃飛出去。

隻要被青仙觸及的,不管是哪個部位被掃到,就算不死也重傷。

短短幾息的功夫,便有十幾個人傷亡。

而更為可怖的是,青仙居然當著在場那麽多人的麵,直接啃食起自己的食物來。

並且他的食物,很多都是沒死的……

這場景讓在場不少人都心膽俱裂,魏虎也是兩腿發軟,他實在是沒見過如此凶殘的野獸。

“大家不要驚慌,不要驚擾了他,我們讓開一些,想必那麽多屍體,也夠它吃飽了。”

不過青仙顯然不這麽認為,他的胃口遠比魏虎想象的還要大許多。

哪怕他吃不完,他也不介意囤積起來。

所以在聽到魏虎的話後,青仙又抬起頭看向眾匪,舔了舔獠牙,然後丟下眼前的食物走向人群。

“不好……這畜生又要傷人了。”

魏虎突然想到了一招:“射箭,快射箭。”

雖說他們是強盜,不過這次他們是來攻打白晨的莊子的,所以還帶了一些弓弩。

卻不曾想,居然在這時候派上用場。

其他強盜立刻反應過來,有弓弩的連忙開始搭箭矢瞄準青仙。

青仙一見箭矢射來,大腿立刻就中了一見,吃痛之下立刻重新躲回草叢中。

“畜牲就是畜牲。”魏虎看到青仙退去,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可是他顯然是低估了青仙的智慧,他現在雖說法力被禁了,可是他又不傻。

硬拚顯然很吃虧,哪怕能把所有的入侵者殺光,他自己恐怕也要重傷。

所以他還是決定打埋伏,作為獸類的他,擅長的便是埋伏了。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個機會,將一個距離草叢不遠的人拉入草叢之中。

這也拉開了更為恐怖的局麵,當一個噬人的野獸選擇不再正麵突進,而是潛伏在周圍偷襲後,這場戰鬥就變成了一場屠殺。

一個匪徒接著一個匪徒被拉入草叢中,慘叫聲此起彼伏。

在這周圍,全部都是草叢,那些人不管往哪裏躲,都不可能躲的開青仙的埋伏。

這些匪徒開始變得越發的惶恐不安,他們可是殺人如麻的強盜。

如今卻被一隻野獸折磨的痛不欲生,這種感覺非常的不妙。

“他在那裏,快射箭,射死他……”

魏虎也開始分寸打亂,胡亂的指揮著。

可惜,當青仙變得謹慎的時候,這些匪徒就開始束手無策了。

他們混亂的反擊,並不能給青仙帶來絲毫的威脅。

魏虎氣急敗壞,可是他的憤怒並不能阻止青仙對他們的屠戮。

混亂中,魏虎看到了卷縮在中間的陳屠戶,惱怒之下,魏虎指著陳屠戶叫道:“給我把他丟進草叢裏。”

陳屠戶掙紮著,便被推到了草叢中。

然後他便看到了一個黑影籠罩向他,這時候的陳屠戶已經嚇得渾身僵硬。

那可怕的狂野氣息撲麵而來,陳屠戶是次這麽清晰的看到那張猙獰可怖的麵孔。

還有那張血盆大口之中散發著的血腥氣息,陳屠戶之前還在慶幸,這隻野獸的襲擊,給他帶來了希望。

可是此刻他卻後悔了,早知道還不如死在那些強盜的手上,至少也比死在這隻野獸的口中強許多。

眼見著這隻野獸越靠越近,陳屠戶越發的絕望,可是強烈的恐懼讓他根本就無法動彈。

陳屠戶突然抱起腦袋,他可能覺得,這樣死應該會減少些許的痛苦吧。

至少到目前,他還未感覺到痛楚。

過了幾息……他還是沒感覺到痛苦……

陳屠戶心中疑惑,偷偷的放下胳膊,偷偷看了眼麵前的凶獸。

卻見這隻凶獸從他的身邊過去,似乎對他不感興趣。

難道它吃飽了?

陳屠戶看著青仙的背影,心中越發的疑惑。

很快,青仙又躲在草叢裏,一爪子拉進來一個強盜,然後將對方的脖子咬斷,啃了幾口後,便將屍體丟棄。

陳屠戶不解的看著青仙,難道它知道自己是好人?

它不吃好人嗎?

這時候外麵的魏虎終於受不了了,這前前後後已經死了幾十個人了,若是再讓那隻野獸逞凶下去,自己的人就真要死光了,甚至就連自己都未必逃的走。

可是他的人拿那隻野獸又毫無辦法,所以他隻能選擇暫時撤退。

臨走之前,那隻野獸又襲殺了他不少人。

魏虎一路上罵罵咧咧,將自己的手下罵的體無完膚。

他現在也隻能拿自己的手下出氣,心中積憤難平。

可是沒走多久,便見前麵一隊披甲士兵過來。

魏虎倒是不懼那些士兵,在這一畝三分地,除了縣丞孫老有些兵,其他人哪裏有什麽兵。

魏虎心中想著,難道是孫老知道自己這邊出了問題,特意派兵過來幫他嗎?

那隊士兵似乎隻是先頭部隊,後麵又開始出現更多的士兵。

魏虎心中不禁升起幾分疑惑,孫老有這麽多兵嗎?

很快的,魏虎就發現了不對勁,因為孫老不可能有這麽多士兵,他已經把一半都借給自己了,現在他自己手上也就一兩百個人,可是眼前已經出現了上千的士兵。

並且這個數量還在增加,這顯然不是孫老的兵馬。

魏虎心中更是疑惑,因為隨著那些士兵向他們過來,後麵出現了更大的方陣。

雖然夜色昏沉,可是大軍的火把幾乎把整個方陣照的通明。

很快,為何就發現了軍陣中間出現了幾個旗幟,其中的一麵旗幟上,繡著一個大大的金字,曹。

魏虎心頭一跳,難道是曹cao?

不可能,曹cao可是權傾天下的人物,如何會出現在這窮鄉僻壤?

這時候,他手下的那些強盜已經嚇得不敢亂動。

一隊百人的隊伍過來,將這三百多人團團包圍住。

雖然人數不如魏虎的人,可是魏虎和他的手下卻不敢亂動。

魏虎連忙叫道:“丟掉武器,快丟掉武器,莫要讓上官誤會了。”

領頭的兵隊叫喝道:“你們是什麽人?為何三更半夜在此?”

“我們是良民,我們是良民啊。”魏虎連忙說到:“我是魯鎮聚寶閣的老板,這些人都是我的夥計。”

“商人?商人在這裏做什麽?而且我看你的人都拿著刀劍,不像是良民,更像是殺人越貨的強盜。”

“不是不是,我們是來這裏接貨物的,卻不料這山上莊子裏的人,搶了我的貨物,我這才帶人來,想要將貨物搶回來。”

“你說的可是實話?”

“實話,實話!大實話……我的家仆都可以作證。”(未完待續。)

蕪湖男科醫院哪家好
北京治療包皮過長醫院
開封治療性功能障礙方法
蕪湖治療包皮包莖方法
北京治療睾丸炎方法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