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獨步天途 第六百九十七章 領民大教育與大修煉(2)

2019-10-18 02:33:09 來源: 万博网

獨步天途 第六百九十七章 領民大教育與大修煉(2)

張仲軍興奮了,自然也不再吝惜,直接把自己也沒有多少的靈氣灌輸了大半進入盆景世界,之前的選項又出現,隻是之前的一天變成數百天而已。這讓張仲軍不由得悲憤一下:“媽蛋,我還以為我的靈氣很多呢,沒想到全身一半的靈氣居然才五百多度而已!”

不過他也隻是叫嚷一下,直接選擇了自由演變,然後就開始給盆景世界選擇物種,和之前次玩一樣,先讓盆景世界出現平衡化的多物種現象,才選擇人類,這裏麵選出的人類也是原始人。

這還是張仲軍次選擇到這一地步,畢竟之前次玩隻是隨便玩玩,然後就沒繼續下去了,而且他也沒問狐狸和大灰狼玩得如何。

隻是選出原始人後,就沒有其他選項了,隻有增加其他物種數量的選項,至於教導取火,教導製作工具這些完全沒有,隻能靠著盆景世界自行進行演化到一定時間段才會有文明出現。

想要急切嚐試從盆景世界取出的文明物質的張仲軍隻好作罷,注意力回到貴族珠裏,看看自己的領民還在忙活,張仲軍自然拿起腳下的果實啃了起來。

確實和張仲軍想的一樣,這從盆景世界拿出來的食物是可以吃的,不過卻詭異的很難吃飽,張仲軍可是連吃了數十個果子,才覺得有些半飽的樣子。而且這些果子,隻存在了一天就直接變成微弱的元氣消散於空中。

這讓張仲軍有些皺眉,不由也很快鬆開眉頭,自己也不是想著盆景世界能夠給貴族珠世界生產物資,隻是想著盆景世界生產的工具,能讓貴族世界的領民省些事情。雖然停留的時間隻有一天,但就這一天功夫,讓自己的領民擁有工具大幹一番倒也是很不錯的增加生產效率的方式。

而且這種作弊方式恐怕是擁有盆景珠的自己才有呢。想到這,張仲軍的鬱悶也就消失了,雖然盆景世界生產的東西隻有一天存在時間,但架不住自己可以讓盆景世界不斷的生產出來啊!

自己的領民今天用了這件工具,明天又用新的工具,這和長時間有工具使用有和區別?

不過有些麻煩的是,好像沒法控製盆景世界形成的文明製造什麽工具出來,隻能是盆景世界生產了什麽工具,自己這邊就使用什麽工具。

不過這樣也不錯啦,隻是前頭的作弊工具而已,等貴族珠這邊形成產業鏈了,盆景珠的出產也就變成了緊急備用的存在了。

張仲軍一邊想著這些,一邊等著這些領民的探索和製造,期間有領民找到野果送上來,這貴族珠的野果,一吃,和在大陳朝的水果沒啥區別,吃幾個就飽了,而且果子放著,隻會慢慢變幹或者變爛,而不會直接變成元氣消失掉。

這讓張仲軍醒悟,別看這貴族珠跟盆景珠沒啥兩樣,都是被圈定一個地方的樣子,其實盆景珠就是一個法寶罷了,而貴族珠卻像是一塊世界珠碎片,這裏麵的存在的萬物,其實和外麵世界存在的萬物沒啥兩樣的!

真是奇怪大陳朝的人怎麽這麽牛逼,居然可以製造出這種可以隨意進出,以及隨意攜帶裏麵物品離去的貴族珠來。單單這項能力,就是帝國世界的大能拍馬都跟不上的!

感慨著的張仲軍

,很快發現,這些待在貴族珠裏的領民,因為食物缺乏的問題餓得差不多了,自然也不遲疑,意念一動就把他們全都帶出貴族珠。

這帶進帶出非常方便,隻需要張仲軍意念一動,想要帶走幾人就帶走幾人。當然,的限製就是這些人必須在張仲軍的感應範圍。

而經過試驗,這個感應範圍是一平方公裏,隻需要自家領民身處一平方公裏內,都不需要張仲軍親眼見著他們,意念一動就能把人帶進帶出的。

而經過這次的進出試驗後,張仲軍發現,這貴族珠和外麵世界的時間流逝是一模一樣的!就是說沒有投入世界珠的那種時間比例拉大的情況出現,你在貴族珠裏待了多長時間,那麽外麵就度過多長時間!

回到大陳朝世界的張仲軍,自然讓那些在貴族珠世界有過嚐試的領民們,接著這個世界的豐富資源繼續嚐試和學習,然後又把其他已經學成了一些成績的領民帶入貴族珠世界。當然張仲軍依舊陪同在裏麵,反正時間不長,也就是一兩天的樣子,這樣一批批的陪同,不但能夠讓自己熟悉自己的貴族珠世界,還能讓領民熟悉自己。

別的不說,起碼領主跟在身邊,會讓這些和張仲軍有著莫名聯係的領民士氣大振,也更加安穩和勤快。

對這個張仲軍有些無語,都不知道大陳朝是如何給這些領民和自己這個領主製定這種莫名的關係,應該是一種自己不了解,也無法觸摸的一種法術吧,就像帝國世界的那種奴仆契約一樣。

不過顯然,自己這個領主和領民們的聯係不是那種奴仆契約,而是一種無法形容,但又是能清晰感覺到的聯係,如同自己手足一樣的聯係。當然這個是自己個領主的感覺,至於領民是什麽感覺?張仲軍詢問過,可是領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而且這些領民一開始也是大陳朝的普通人,或許完整戶的是普通人,其他孤老、單身男女,不是犯事官宦後代,就是敵國俘虜,又或者是世代賤民。

但是詭異的是,自己的這些領民清楚知道自己成為領民前的身份,但對自己的來曆卻迷糊了,就是說一個知道自己身份是俘虜的人,但卻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國的,知道自己身份是良民的,卻不知道自己之前是哪一省哪一府那一縣的人!

而且一旦問道這個問題,他們隻是迷糊一下,然後就全篇一律恭敬的說道:“奴以前的往事都忘了,隻知道奴現在是領主的領民,奴會一生為領主效力的!”

嗯,領民其實就是領主的私人財產,所以全都自稱奴。

隻是張仲軍聽到這個千篇一律的回答,真是忍不住寒毛豎起,全身打個激靈,並且還忍不住慶幸:“媽蛋,好在老子沒想著稱王稱霸,隻想著在大陳朝的體製內攀爬,不然老子說不定就不知道要對誰自稱為奴,而且還一副心甘情願的模樣!”

(本章完)

鄂州牛皮癬治療方法
江蘇癲癇病
營口治療不孕不育醫院
鄂州什麽醫院治牛皮癬
江蘇癲癇病醫院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