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

玄武裂天 第八百九十六章 打上門來了

2019-10-18 10:41:30 來源: 万博网

玄武裂天 第八百九十六章 打上門來了

當陸隨風等人從這座樓閣中出來時,每個人的身上都是多了一個包袱,另外還有一個身著灰色裙衫的少女,走在前麵帶路。

"我叫方蓮,奉李執事指派,日後專職負責各位師兄,師姐們的生活。"方蓮轉過身來,對著眾人盈盈施下一禮;"如有照顧不周之處,還望能多加寬容!"

陸隨風打諒了一下這個叫方蓮的少女,約莫十六七歲的模樣,皮膚白晳,臉色粉嫩紅潤,身形雖嬌小了些,胸前卻是鼓脹脹的高高隆起,很是有些料,整個人看上去頗為清爽利落,舉止間也很有分寸,倒也十分乖巧可人。

"方蓮,我觀你像是一個修武之人,怎會……"紫燕有些好奇的出聲道。

"師姐說得沒錯,我原是一名外門弟子,家就在河對岸的碧雪城中,由於修煉的資質平平,始終難以晉升成為普通弟子,兩年前被內門上院招來做了一名侍女,也算是有了一份安穩工作,可以適當的貼補一點家用。"方蓮有些幽怨地輕歎道。

"是這樣呀!"紫燕聞言,略微沉吟了一下,取出了一個玉盒;"這裏有一枚七品大還丹,應該可以增強你現在的體質,日後就能改變這種現狀了。"

"不!師姐,這太貴重了,方蓮受不起!"方蓮驚惶的拒絕,這對她來說的確是突然,太令人震撼了。

一旁的白凝霜從紫燕手中拿過玉盒,塞進方蓮的手中;"以後都要生話在一個屋簷下,你的修為這麽低,如何跟得上我們的節奏。別扭捏了,快收下吧!日後勤奮修練,別讓大家失望就是了。"

方蓮目中蓄著淚花,重重地點了點頭;"我會的!你們以後就叫我蓮兒吧!"蓮兒小心的揣好玉盒;"在這裏,若有什麽需要了解的,就直接問蓮兒好了!"

"蓮兒,這內門上院與中院,下院有什麽著區別?"雲天星若有所思地問道。

"這差別可是大了去,不僅是實力修為,以及待遇上的差別。"蓮兒的大眼睛中帶著一種難以掩飾的向往神情;"各位師兄都是從中院過來的,那裏的待遇蓮兒就不重複說了……"

"等等,我們從未在這裏的任何地方呆過,而是直接被人送過參加考核的。"雲天星解釋地說道:"其中的過程和原委就不用多說了。"

"這……怎麽可能?"蓮兒聞言也是一臉迷惑的眨著眼,不過,卻十分乖巧知趣的沒有問下去,她知道什麽該問該說,好奇心太強的人通常都在惹禍燒身,這點道理還是懂的。

"在內門中院,每個弟子一月隻能獲得十粒聖晶的修練資源,在這裏每月卻有三十粒聖晶,並且還可以獲得一把六品劍器,春夏秋冬的服飾各兩套,另外還有碧雪峰的必修劍法,與碧雪內功的修練法門,此外,還能分到一套兩層的小閣樓,以及一名武侍,專職負責保養清理樓閣,生活的飲食起居。"

"這內門上院的待遇,的確還不錯。不過,我們這許多人,為何隻配到了一套樓閣庭院,隻有一個武侍?"雲天星的心思一向細密,很快便捕捉到了這個不尋常的狀況。

"這種情況倒是從未出現過,十分罕見,蓮兒也為此感到困惑,俱體原因卻不是我這小小武侍可以得知的。"蓮兒搖搖頭道。

"這不會是有人在刻意這樣安排的吧?"雲天星微皺了皺眉,似在揣度著其中的動機。

"這並不重要,倒也十分合乎心意,我們本就是一個大家庭,住在一起再正常不過了。"陸隨風淡然地言道。

順著蜿蜒而上的碎石小路不斷前行,兩麵的山林間掩映著一座座的樓閣,多得數不勝數。

"到了,九百三十二號樓閣!"蓮兒指著路邊斜坡上的一座四層樓閣;"這裏從未有人入住過,我每天都會按時來打掃一遍,很幹淨,拎包便可以入住。"

這座樓閣的層,有著一個寬敞明亮的廳堂,另外便是一間廚房,浴室和茅廁。之上的二,三,四層各有五個房間,一應家常所須用品都是齊全,如今加上蓮兒也隻有十四人,每人獨居一室都尚且有餘。

陸隨風和紫燕自然是共居一室,兩人在四層頂樓任意的選了一間,從戶外的陽台上看出去,正麵對著一個清澈的池塘,隱約可見魚兒靈動的戲遊……

不遠處,有條碎石小徑,直通向山腳下的一處平坦的大廣埸,足可容納數千人。廣場的中央聳立著一個巨型的平台,據蓮兒所說,是嘯月院的演武台。遠遠望去,此時的演武台上,正有十來個白衣人影在上縱下跳的演練劍法。

這嘯月院中約有七千多弟子,平時,除了每月有一堂大課必須參加聽講,其餘的時間都處於各自潛修的狀態。偶爾,也會去河對岸的碧雪城消遣一下,更多的時間,除了指派的特定任務外,都會去內務處另接任務,掙積分,這積分在整個內院都顯得十分珍貴,隻要擁有足夠的積分,便能兌換各種修練的資源。

打開從內務處領取的那個大包袱,裏麵有一把六品劍器,三十粒修練聖晶,三本書冊,一本是碧雪峰的基礎劍訣,以及內功修練法門,這些對他們來說都是一堆無用的東西,隻有那冊"內門上院法規",所有人都必須仔細學習一番。

……

"李執事,我想看看之前那群新晉弟子的信息資料。"內務處,那位剛才被陸隨風教訓了的石哲師兄,嘴角掛著一抹冷笑的盯著李執事。

李執事皺了皺眉,沉吟了一下,還是從桌下拿出一疊資料;"都在這裏,趕快看吧!泄露弟子信息的罪責可不算小。"

以石哲的修為,對這位李執事而言,根本就算不了什麽,可以輕易將其重創。隻是忌憚於這石哲身後的人,嘯月院的三師兄,薑子平,實力修為已達到乾坤境高階中期,在嘯月院中地位很高,勢力龐大,且尤為護短,一般的執事都不願輕易得罪

,否則日子就不會這麽好過了。

所以,明知違規,為了避免招惹禍端,也隻能無奈提供這些新晉弟子的資料了。隻不過,都是一些十分簡單的信息,姓名,年齡,性別,以及現在所居住的樓閣等等……都是些稍稍用點心思,時間,就能查出來的信息,也不算是太過違規。至於上麵交代下來的話,卻是不敢輕易泄漏絲毫。

石哲翻閱著資料,不禁皺眉,麵帶不悅的出聲道;"怎會沒有這些人在內門中院的資料信息?甚至連每人的修為狀況都是全無記錄?"

"不過是一群初來乍到的新人而已,何必如此較真?"李執事收起資料,息事寧人的道,心中也是充滿了困惑,這批人弟子就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般,完全沒有過往的任何痕跡,不過,這些可不是該他操心的事。卻不知怎會被石哲這個小人給盯上了,運氣還真是夠哀。

"哼!不管之前是龍是鳳,即然來到這裏,都得盤著掖著,乖乖的淪為平庸之輩。"石哲怨毒的冷哼一聲,轉身大步走出內務處。

砰砰砰!

當日的黃昏時分,九百三十二號樓閣的門,被擂得如雷震響,幸得蓮兒聞聲便不及多想的從廚房內衝出去開門,否則,隻怕稍遲片刻,門都會被擂破。

門外立著一群人,約有八九個,有男有女,都是一色的白色衣衫,那是嘯月院的標誌服飾。為首的是一位二十七八歲模樣的男子,雙手交叉抱劍於胸,氣息凝練,臉色冷傲而陰沉,一雙狹長的眼睛微眯著,掃在蓮兒的身上似有電弧跳躍,像是一道眼神都能傾刻令人斃命,直驚得蓮兒麵色發白的朝後連連退避。

"你……不是嘯月院的三師兄,薑子平嗎?"蓮兒不由得脫口驚呼出聲,那可是嘯月院的一位霸主級人物,可謂是人盡皆知,怎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大膽!一個下賤的武侍,也敢直呼三師兄的名諱,你這是在找死!"立在一旁的石哲怒斥出聲,隨手衝著蓮兒一掌煽了過去。

別說驚惶中的蓮兒毫無防備,就是全力防範也是完全躲不開,啪的一聲脆響之下,蓮兒的整個人已是慘叫著倒飛出去,落地時口中禁不住連連噴出血來,一張粉嫩滑潤的臉龐頓時高高隆起,血紅一片。一個螻蟻般微不足道的武侍,就算當埸失手擊殺,也算不得觸犯法令,畢竟武侍還不屬於正式的弟子。

"住手!"

這個石哲像是還餘怒未消,一步跨入屋內,似欲還想要對跌地不起的蓮兒出手,突聞樓道口傳出一聲如雷震喝,整座樓閣都是為之一陣顫抖,衝入屋內的石哲頓覺腦內一陣嗡鳴,止住了前衝的身形,抬眼看到樓道口走出一個胖子,看上去拙笨身軀微動間,便一下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呯!石哲微驚之下,身體下意識的作出反應,抬手便拍出一掌,有若擊在堅岩鐵板上,手臂巨震,整個人也禁不住的向後踉蹌暴退出門外。

崇左治療盆腔炎方法

漯河治療婦科醫院

湖北治療包皮過長費用

崇左治療盆腔炎費用

漯河治療婦科醫院哪家好

頸肩痛什麽藥快速緩解

老人風濕骨痛怎麽辦

獅馬龍活絡油多少錢一瓶

消腫化於的快方法

急性腹瀉種類和原因

治療急性腹瀉的藥物

治療急性腹瀉藥物

家庭常備藥有哪些

遠大醫藥立可安治療腸道感染

遠大醫藥立可安治療腹瀉怎麽樣

複方木香小檗堿片是什麽藥

腹部不舒服經常拉稀吃什麽

風濕性大腿肌肉酸痛
關節酸痛應少吃什麽
老年人手足麻木的病因
活絡風濕骨痛外用藥哪種好
本文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