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

我是 第六十四章 條件!

2019-10-18 07:13:20 來源: 万博网

我是 第六十四章 條件!

誤會?

這……這是怎麽說的!

又要從何說起啊!

甚至就算雲揚已經有預感雪尊者的連連手下留情必有緣故,卻仍舊感到奇怪萬分,雪尊者大人,您這誤會二字,究竟是在什麽樣的心情之下才能說出口的?

你們四季樓大舉前來、意在必殺,先是四大尊者聯手鏖戰雷動天和老穆,然後連年先生也親身出動,舉手投足間將我的雲府摧毀得幹幹淨淨!

現在你來告訴我,你這是誤會?

你家誤會是這麽用的嗎?

冰尊者也是猛然轉頭,一臉錯愕的看著自己的二哥,眼珠子都幾乎瞪了出來!

二哥,你這麽說是啥意思,我剛才都被人快要大卸八塊了,你跳出來喊一句誤會?

難道你還要跟對方言歸於好不打不相識來一個君子之交不成?

剛才還特意先一步阻止我的反撲,唯恐我順勢反撲滅殺了那一群螻蟻,您這是要幹嘛啊?!

雪尊者也是滿心鬱悶,我也不想是誤會啊。但是現在老大中了人家的毒,眼看必死,我能怎麽辦?

我也很心塞啊。

他歎了口氣,道:“雪某此來,委實不存惡意,欲要與雲公子商量一件事情。”

雲揚蹣跚的走來,滿腹狐疑問道:“商量一件事情??”

雲揚固然因為對方的種種舉動而想到事情有所轉機,卻仍舊想不到對方到底有何要求,態度會放得如此之低!

雲揚剛才雖然也有考慮過轉圜當前局勢,比如放棄雷動天,甚至自己出手幹掉雷動天,緩解當前四季樓的殺意,但想過之後,即刻被雲揚放棄,雷動天此際已經是垂危瀕死,且人就在不遠處挺屍,根本不能作為籌碼,那麽,自己哪裏還有跟四季樓談判的籌碼呢?!

方墨非和老梅急忙上前一步,一左一右扶住了雲揚,他們都能看得出來,雲揚現在非常虛弱!

雲揚吩咐道:“白衣,你去將雷動天抱過來。”

白衣雪應聲去了,瞬間抱著雷動天返回:“公子,他暈過去了。”

雲揚眼珠一轉,走到跟前試了試脈搏,點點頭,歎口氣,隨即塞進去幾顆丹藥,然後在頸上一摸,一用力。

這下子,就算是雷動天傷勢好轉,但短時間內也醒不了了。

“不知道雪尊者要和雲某商量什麽事情?”雲揚此際總有一分清明,對方一定有所求,否則不會這麽說話,這點轉機自己必須得抓住,否則戰事再開,己方除了少數幾個人有機會逃生之外,其他的人難免要覆滅此地!

而少數幾人能逃生的前提,還是建立在自己暴露風尊這個身份的基礎上才有可能達成。

是的,僅止於有可能達成而已!

所以,現在對方主動張嘴說有事情要和自己談,那麽就談。

等談完之後就知道咋回事了。

就算談過之後談不攏,那時候再跑也不遲,反正現在已經將雷動天打暈了。而且主要的是……雲揚感覺到,自己現在真正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乘談判這空閑回複一點氣力也是好的!

這會思及剛才莫名其妙晉入了那奇妙的境界,天意刀法自己足足在冰尊者身上演練了一百多遍?

光是想一想雲揚都要咂舌!

自己平常練個三四次都要累得有氣無力,就算是修為大進、臻至天境的現在也不過就是能夠更多兩三次而已,而這次可是在這等極限戰鬥中連續使用一百多遍;自己到底是怎麽堅持下來的?

之前壓著冰尊者打,爽是爽到極處,可是現在渾身骨頭關節肌肉無一處不疼,也是難挨到了極處,聽說那啥太過之後,次日也會有腰酸背疼的狀況,不知道跟現在相比如何如之何呢!

“閑話不說,快拿解藥來!”雪尊者這會早已經是急得睚眥欲裂,一開口就是直至主題,道明此際關鍵所在,畢竟劍尊者的狀況堪虞,任何一點點的耽誤,都可能造成難以挽回的結果。

“解藥?”雲揚心思何等玲瓏剔透,頓時就明白了一切,更知道了對方的目的所在,哈哈一笑,道:“劍尊者大人怎地如此的不小心,不但受了傷,還中了毒?”

雪尊者哼了一聲:“少廢話!無謂明知故問,故弄玄虛!”

實則他的心中卻是有些詫異。

怎麽這家夥上來就一口咬定劍尊者受傷了,而不是說別人?

雲揚嘿嘿一笑:“凝血之毒是我下的,解藥自然是有的。”

雪尊者咬著牙,目光中如欲噴火:“交出解藥,饒爾等不死!”

他知道想要拿到解藥必須要付出相當的代價了,索性直接主動退讓,務求盡速取得解藥,救回劍尊者一命!。

“你大可以殺了我,從我身上搜取解藥啊,豈非更加便利。”雲揚好心的提醒道。

雪尊者臉上肌肉抽搐了一下,若是能這麽做,還用你說?像你這等奸猾之徒,豈會將解藥放在身上?甚至就算你身上有藥,又焉知那種才是對症之藥?!

“你要如何?痛快說吧!”雪尊者怒道:“眼下時間緊迫,對你如此,對我們,也是如此!若我大哥終不保,爾等一個也別想活!”

雲揚哪能不明白這其中關竅,自己給予解藥的時間,決計不能拖得太久;一旦時間拖得太久,劍尊者固然必死無疑,但那時候自己這些人,恐怕也活不了幾個。

雲揚現在要做的是,首先就是不能讓劍尊者死,其次才是爭取對自己這邊有利的條件!

“老大怎麽了?”冰尊者聽到這裏,才終於明白發生了什麽事,也從側麵解釋了雪尊者一連串反常舉動的原因。

“中毒,凝血之毒。”雪尊者一字字的說道。

口中說話解釋,眼睛仍自盯著雲揚,留意其一舉一動。

“說的不錯,這會時間對你對我都不利。不過,我這邊還是可以等個一時三刻的。”雲揚安然道:“談不好條件,我救了你們劍尊者,我們隻怕仍舊要死;所以當前重要的事,就是雙方達成共識。我雲揚固然不會做那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事情,卻也不會盲從盲信!”

雪尊者急躁的說道:“說罷,你到底要什麽條件?所謂的共識又是什麽?!”

雲揚淡淡的說道:“我的條件有三個;首先便是今日之事,到此為止就此作罷。再來就是今後不得再找我和我朋友的麻煩;還有第三個,四季樓勢力要即時退出玉唐!你應承了,我給你解藥!”

雪尊者斷然拒絕:“這不可能!我兄弟的仇,無論如何都要報!雷動天一定要死,我多隻能應承你今天不對他出手!”

雲揚歎口氣:“我可沒說不讓你找雷動天報仇啊?之前雷動天在我雲府做客,身為主人家,雲某人決計不能讓雲府的客人在我府上出事,但錯開今天,我絕不插手你們之間的恩怨!就僅限於今天不行,如此而已!”

雪尊者眼前一亮:“你當真就隻今天放過雷動天?!”

相比較誅殺雷動天,還是劍尊者的性命更要緊,若是雲揚一意庇護雷動天,雪尊者已打定了暫時鬆口,等解藥到手之後再反口的主意,但雲揚突然話鋒一轉,將不殺雷動天的期限僅限定一定,情況又大大的不同,至少已經在雪尊者的原定上限之內!

雲揚歎了口氣道:“雲某人終究侯府世子,皇室尊嚴斷斷不能允許有客人在我府中做客之際,為人尋仇動殺!尤其你們四季樓之前多番針對我們玉唐,彼此立場截然相對,出手相助,不但是不該不為,更是不能不為。”

“嗯,還有一層,雷動天與我份屬知交,他以後再臨天唐城,或許還會找我;我希望貴方不要因此就找我麻煩。”

雲揚做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樣子,道:“說句掏心窩子的話,我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與四季樓長久的敵對下去。既然如今彼此有了緩衝餘地,我也希望可以化幹戈為玉帛,畢竟招惹到四季樓,再難有安枕之日。”

雪尊者恨得直咬牙,我們五弟都已經死了,你居然還妄想要和我們化幹戈為玉帛!

“沒有明白你的意思。”雪尊者咬牙道:“痛快說吧。”

“簡簡單單一句話,四季樓今後無論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不準找我的麻煩。就算雷動天走投無路又跑到我家了,你們也不允許進來開殺!”雲揚道:“這麽說夠明白了吧?”

雪尊者勃然大怒:“那麽以後我們與雷動天戰鬥,他不敵就跑進你家休息

?休息夠了再出來和我們打過?”

雲揚微笑:“你理解的完全正確,就是這個意思,現在明白我的意思了!”

雪尊者氣的說不出話來:“豈有此理!這絕不可能!之前聽你說的還感覺你有幾分誠意,現在看來,你根本就是在漫天開價,信口胡說!”

雲揚袖手而立,淡淡道:“若如此那就不用說了,與其以後還要受你們四季樓無窮無盡的騷擾,那我還不如現在就死了,左右現在死還能有個劍尊者陪葬,也不虧!若是以後再死,可是連個夠分量的墊背都沒有呢!這賬我還是會算的!”

重慶正規的治婦科病的婦科醫院
哈爾濱哪家醫院治療精索靜脈曲張
南充那家醫院看婦科
汕頭醫院治療宮頸炎多少錢
鄭州哪些性病醫院好
本文標簽: